1. <th id="fkyz2"><pre id="fkyz2"></pre></th>
      <em id="fkyz2"><acronym id="fkyz2"></acronym></em>
      <li id="fkyz2"><tr id="fkyz2"></tr></li>

    2. <dd id="fkyz2"><pre id="fkyz2"></pre></dd>
      <tbody id="fkyz2"></tbody>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對話第四范式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胡時偉:Sora意味著AI能解決企業數字化轉型更多問題|Sora的啟示

      每日經濟新聞 2024-02-29 15:25:05

      ◎在第四范式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胡時偉看來,Sora的出現,也意味著AI作為工具,能夠解決更多問題。

      每經記者 可楊  楊卉    每經編輯 陳俊杰    

      數字化已經成為新的“礦山”,而技術的高速迭代,讓人們對于這座“礦山”最終將被如何開掘充滿想象。

      2024年開年,OpenAI再度投下重磅“炸彈”,推出文生視頻大模型Sora,可以直接輸出長達60秒的視頻。“AGI的里程碑時刻”“加速通用人工智能到來”??Sora一經推出,便被貼上眾多標簽。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對話第四范式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胡時偉,作為一家致力于以AI技術驅動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企業管理者,胡時偉在采訪中多次提到了大模型對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塑。在他看來,Sora的出現,也意味著AI作為工具,能夠解決更多問題。

      第四范式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胡時偉 圖片來源:企業供圖

      人工智能會很大程度上改變人類的工作方式

      NBD:OpenAI發布Sora,引起了業內廣泛關注。從企業角度來看,如何評價這項技術的火爆程度,以及它可能對AIGC產生的影響?

      胡時偉:Sora本身是進行視頻的生成,所以我認為它對視頻創作行業影響會比較直接,而且影響的范圍較大。Sora是沿著大模型技術路線發展的,并沒有偏離我們原先對這個技術路線的預期,而是走出來比較堅實的一步。

      從對行業數字化的影響角度來看,在我們對世界的傳感數據的采集中,過去我們主要以圖像方式理解并提取相應的關鍵幀。而Sora及其衍生和結合的技術,在視頻生成、理解能力以及抽象信息的能力上,表現出較高的水平。相應地,基于視頻與物理世界之間的連接,意味著我們能夠用AI去解決更多問題。

      NBD:涉及的相關工作的產業,應該做什么準備?

      胡時偉:我認為需要做的是盡快理解并且使用這些技術。在專業內容創作領域,大量的創作者、設計者的工作得到了加強。以AI生成圖像為例,圖文行業已經很快與AI形成了共處、協同工作,提高了工作效率。

      人工智能是一種工具,它會很大程度改變人類的工作方式,但是它不會讓一些職業迅速消失,至少在短期之內不會。因為相較于技術本身所能解決的問題,行業的深度會更深。但從長期角度來看,行業一定會因為人工智能發生質的變化。

      NBD:大模型頭部效應越來越強,有觀點認為,“百模大戰”絕大多數的大模型最終會被淘汰。作為身處其中的從業者,您是否認同這個觀點?

      胡時偉:市場所談到的“百模大戰”,實際上是將“百模”視為同類,然而其中其實存在專業劃分。大模型對生產要素的替代,存在多個層次,多個技術領域,利用大模型解決問題不僅要考慮解決什么問題、能否解決,還需關注其經濟性和安全性。

      因此,在我看來,AI與產業之間的融合越來越深入,專業分工也將變得越來越科學和細致。而在每個專業分工領域,企業也自然會選擇不同的路徑。

      生成式技術帶來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巨大提速

      NBD:在需求側,大模型出現后,企業對于數字化轉型的需求是否發生變化?

      胡時偉:過去企業做數字化轉型更多是做ERP(企業資源計劃)、CRM(客戶關系管理)、OA(辦公自動化)、EHR(電子人力資源管理)這些類型的系統,現在有了大模型之后,其實需求還是這些領域,但是方式從原先的信息化的表單管理,變成了對過程數據和對策略的關注。過去的數字化轉型,重點是標準化,而在企業競爭過程中,標準化系統占據了10%;剩下90%則依賴于人發揮能動性,因此,企業絕大部分信息并沒有被納入數字世界。

      大模型出現后,其更好的交互方式,讓員工愿意在系統上工作,系統所占的比例在迅速增加,而單純依靠人的能動性的部分則在減少。這并不意味著人的能動性不再重要,而是人發揮作用的途徑從線下轉移到了系統和軟件層面,所有的業務過程都留在了系統上。

      NBD:您此前提到,大模型和人工智能會給企業的經營與管理帶來巨大變化,大模型如何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作用?

      胡時偉:對企業經營產生的深遠影響是,過去由于企業對每個經營活動過程中的數據并不清楚,所以只能按照主要的經營指標來拆分任務,再依靠員工對完成任務的能動性來做管理。如今,通過大模型和數字員工,企業擁有了更多的數據后,可以更好地清楚了解成果提升或降低的原因,依托于此,企業能夠對其員工的決策和執行質量進行輔導,從而進一步提升成果。

      NBD:在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大模型對具體工作的影響體現在哪些方面?

      胡時偉:一方面是對一些機械性、重復性、危險性工作的“替代”,這主要通過大模型、多模態與機械、機器的結合實現;另一方面是對服務類工作的“加強”,過去培養一名合格的服務者需要較長的周期和成本,且服務者本身也需要不斷適應變化。而人工智能與服務者的結合可以在人才培養的效率和幫助服務者與時俱進方面都存在很大優勢。

      第三則是對管理和經營層面的影響,以及由此引發的產業結構的重塑,這其實是今天步入深水區會面臨的問題,在我看來也是非常有機會的領域。我們發現,在人工智能的助力下,一些行業邊際成本大幅下降,這使得集約式、高質量的發展,從原本的不可能變為可能。同時,人工智能的泛化性能使得過去某些分散、零散的任務同質化,統一由人工智能來解決,從而提高效率,帶動產業變革。

      NBD:AIGC成為全球熱點后,第四范式提出了更聚焦在企業軟件領域的“AIGS理念”(Software, AI改造軟件),并表示“AIGS”是大模型進入To B領域的重要切口。具體而言,“AIGS”對于整個軟件行業的增長模式和商業模式可能帶來怎樣的歷史性變革?

      胡時偉:AI為企業的數字化帶來高質量發展是當前行業共識,而數字化的方式其實就是做軟件。企業買了電腦、買了服務器??這只是完成了數字化的基建,真正的企業數字化,實質上是通過軟件實現企業管理、生產、研發、供銷及服務過程的數字化。

      過去,軟件開發面臨的最大挑戰在于將企業復雜多變的業務定義成軟件并應用,這個過程在過去是專業工作,需要懂業務的產品經理設計、又要經歷冗長的開發流程。然而,大語言模型出現后,定義軟件的過程某種程度上就能夠通過用自然語言來完成,開發效率也極大提升。所以,我們預計軟件行業會迎來一個大爆發,軟件的數量、深度、能力,軟件獲取成本以及維護成本都會產生質的變化。

      因此,“AIGS”的市場有多大,取決于數字化轉型的市場有多大,二者之間是一脈相承的。

      NBD:Sora的誕生,是否會影響、改變或推動公司提出的AIGS理念?

      胡時偉:會推動。不僅限于Sora,所有技術的出現都將進一步推動企業數字化進程。人工智能在企業其實是將實際業務問題轉化為算法競賽題,每天各種模型都在不斷迭代和突破,意味著企業解決不同問題的指標在不斷提升。包括我們內部的打榜機制,可以理解為通過攻關打榜的方式,讓技術人員可以沿著不同方向去試,其中也包括Sora所代表的文生視頻類別,量變引起質變。

      和過去標準化、流程化的軟件不同,如今的AI軟件有數據、有交互、有反饋,從過去的軟件到AI軟件,我們更需要運用好多模態技術,以及更好地利用數據,更好地運用今天大模型技術的突破和發展。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Ai Sora 數字化 大模型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国产精品久久久_日韩精品一二三区_黄色一级真人片免费看_欧美日韩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1. <th id="fkyz2"><pre id="fkyz2"></pre></th>
        <em id="fkyz2"><acronym id="fkyz2"></acronym></em>
        <li id="fkyz2"><tr id="fkyz2"></tr></li>

      2. <dd id="fkyz2"><pre id="fkyz2"></pre></dd>
        <tbody id="fkyz2"></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