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fkyz2"><pre id="fkyz2"></pre></th>
      <em id="fkyz2"><acronym id="fkyz2"></acronym></em>
      <li id="fkyz2"><tr id="fkyz2"></tr></li>

    2. <dd id="fkyz2"><pre id="fkyz2"></pre></dd>
      <tbody id="fkyz2"></tbody>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超華科技蹊蹺應收賬款調查:供應商與實控人家族多家企業“共處一室” 2395萬元預付款是否構成資金占用?

      每日經濟新聞 2023-11-13 09:41:12

      ◎蹊蹺的是:天越工程是超華科技的供應商,但其卻與超華科技實控人家族有諸多交集;從金額看,本應出現在預付賬款前五名、其他應收款前五大欠款方目錄中的天越工程,卻沒出現。

      每經記者 陳鵬麗  王晶    每經編輯 張海妮    

      一份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的回函,讓超華科技(SZ002288,股價4.64元,市值43.23億元)大額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的具體細節“曝光”。

      深圳證券交易所公司部今年9月曾對超華科技下發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詳細披露其預付款及應收款前五大對象、內容及金額等。10月10日,超華科技對外詳細回復了深交所的問詢函。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超華科技的應收賬款進行抽絲剝繭、多方調查,發現尚存蹊蹺。比如,超華科技預付款方之一的深圳市天越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越工程)與超華科技實控人之一、董事長梁健鋒及其家族有交集。截至今年6月末,超華科技對天越工程的2395萬元“其他應收款”賬期已超一年,該筆款項的性質為預付銅線采購款。這筆預付款項是否構成資金占用或關聯方資金拆借存在疑問。

      這不是深交所第一次關注超華科技的應收賬款問題。此前,深交所對超華科技下發的2021年、2022年年報問詢函中均問詢到超華科技的應收賬款問題。2022年,超華科技的年度報告因審計機構無法判斷公司2.78億元應收賬款的商業實質及其合理性等,被出具非標審計報告。這也是利安達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簡稱利安達)連續第二年給超華科技年度財報出具非標報告。根據超華科技10月底的公告,公司最近計劃換掉多年“老搭檔”利安達,聘任新的審計機構。

      蹊蹺的供應商:天越工程與實控人家族有諸多交集

      超華科技日前披露的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回函中,一家名為“深圳市天越工程有限公司”的公司引起記者的注意。

      截至2023年6月底,超華科技的“其他應收款”賬面余額為7720萬元,較期初余額增長29.08%,均來源于“其他”項目的增長。深交所要求超華科技詳細披露“其他”項目款項的內容,說明形成其他應收款的原因、對方名稱等。

      超華科技則在回函中透露,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與天越工程之間的往來款期末余額為2395.42萬元,占公司其他應收款期末余額合計數的比例為31.03%,往來款形成原因是銅線采購預付款。

      圖片來源: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截圖 

      記者查詢獲悉,天越工程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冊資本500萬元。天越工程的股東為自然人郭曉娟、宋紹營,其中郭曉娟持有天越工程80%股權,宋紹營持有余下的20%股權,企業法定代表人為楊瑞麗。

      天越工程股東情況 圖片來源:啟信寶截圖 

      天越工程的經營范圍是監控網絡工程、音響廣播門禁系統工程、水電工程的設計與施工(以上須取得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頒發的資質證書方可經營);國內貿易、經營進出口業務。2020年8月,天越工程將經營范圍擴大至“有色金屬制品銷售”。

      巧合的地方在于,天越工程2020年及2022年自主提交的企業工商年報里填寫的企業聯系電話,與深圳鋒森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鋒森資產)2018年及2019年企業工商年報填報的號碼一致,均為0755-8276****;同時,天越工程的工商注冊地址為深圳市福田區沙頭街道天安社區深南大道6023號耀華創建大廈611A,又與梁健鋒旗下鋒森資產、深圳昶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昶軒科技)的注冊地址(耀華創建大廈612)鄰近。

      為進一步了解情況,《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先后兩次前往天越工程的注冊地所在處(耀華創建大廈611A)探查。記者現場看到門牌號為611和612的房間互相打通,實際是同一間辦公室,該辦公室中顯示的企業名稱為中科聯儲。

      耀華創建大廈611、612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晶 攝

      記者從耀華創建大廈的物業人士處確認,大廈611室在物業登記的企業名字是鋒森資產,登記的還是梁健鋒的名字。而612室在物業處登記的企業名稱為深圳市宏燕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燕傳媒)。記者注意到,宏燕傳媒的工商注冊地址確實在耀華創建大廈612室,該企業法定代表人為巫燕婷。

      而據超華科技公告,宏燕傳媒是上市公司的其他關聯方,是超華科技副董事長、總裁梁宏(梁健鋒之子)近親屬控制或擔任董事的企業。工商資料顯示,宏燕傳媒由巫燕婷、王秋梅各持股50%,王秋梅是梁健鋒的配偶。超華科技歷史公告也顯示,巫燕婷多次為超華科技的貸款提供擔保。

      由此可見,深圳耀華創建大廈611、612室是梁健鋒夫婦及其近親屬所控制企業的所在處。

      在超華科技的公告中,鋒森資產、昶軒科技均被列為超華科技的其他關聯方,是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梁健鋒控制或擔任董事的企業。其中,注冊在創建大廈612室的昶軒科技成立于2018年1月,注冊資本1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王秋梅,梁健鋒持有昶軒科技80%股份,王秋梅持有20%股份。2021年,超華科技曾籌劃向關聯方昶軒科技定向發行不超過1億股股票,募集不超過7.22億元,募集資金全部用于公司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2021年12月30日,公司宣布終止該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事項。超華科技2021年12月的公告顯示,成立近4年的昶軒科技尚未開展實際運營。

      不僅如此,2018年11月,超華科技對外投資設立控股子公司深圳華睿聚信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現更名為深圳華睿信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睿信公司),華睿信公司成立之初的注冊地址也在耀華創建大廈611。2019年12月,公司注冊地址變更到深圳市福田區天安創新科技廣場一期B座812B-1。華睿信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為梁健鋒。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獲悉,超華科技的“其他關聯方”企業中還有3家曾經或現注冊地址在耀華創建大廈611-612室,分別為:華陽嘉應(深圳)咨詢管理有限公司,該企業是超華科技董事、副總裁梁偉(梁健鋒侄子)直接或間接控制或擔任董事的企業;深圳市牛乎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牛乎餐飲),2020年11月之前,其注冊地址是創建大廈611;廣東宏量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量控股)現注冊地址在創建大廈612。據超華科技2022年年報,梁宏分別擔任牛乎餐飲的監事、宏量控股的總經理和執行董事。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超華科技2023年半年度財務報告中所列的近30家“其他關聯方”企業中,至少有7目前注冊地址或曾經的注冊地址在611-612室。 

      2395萬元預付款是否構成關聯方資金占用?

      除了注冊地址上的交集之外,啟信寶顯示,天越工程的法定代表人為楊瑞麗,同名的“楊瑞麗”在深圳市領進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領進商貿)擔任法定代表人。領進商貿的唯一股東也叫“郭曉娟”,與天越工程實控人郭曉娟同名,“郭曉娟”“宋紹營”“楊瑞麗”分別在領進商貿擔任執行董事、監事、總經理。在人員上,同名的楊瑞麗、郭曉娟、宋紹營都出現在領進商貿、天越工程中,而領進商貿的工商登記電話與梁健鋒所控制的鋒森資產相同。

      鋒森資產成立于2013年9月,成立之時,梁健鋒出資400萬元,持股80%,郭曉娟出資100萬元,持股20%。啟信寶顯示,2016年8月31日,鋒森資產發生多項工商變更,郭曉娟退出鋒森資產股東名單,由梁健鋒持股100%。值得注意的還有,楊瑞麗曾在鋒森資產擔任高管。也是從2016年8月31日起,楊瑞麗才不擔任鋒森資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執行董事,取而代之的是梁健鋒擔任鋒森資產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董事長等職務。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暫時還無法確認上述同名的人是否為同一個人。

      據超華科技2021年年報問詢函回復,天越工程是其2021年度第七大供應商,超華科技當年累計向其采購了2870.33萬元。截至今年6月末,超華科技向其預付了銅線采購款2395.42萬元。

      那么,超華科技供應商的注冊地址為什么會與梁氏家族所控制的多家企業相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11月9日就此聯系上超華科技董秘辦求證,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負責人出差在外。記者隨后將采訪提綱發至超華科技公開郵箱,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企業對相關問題的詳細回應。

      依前文所述,記者在創建大廈611A并未見到天越工程的身影。根據天越工程提交的2020年至2022年工商年報,企業的通信地址為創建大廈503。記者也兩度前往大廈503室,同樣未能如愿找到天越工程的蹤跡。

      據超華科技日前透露,天越工程因銅價波動原因未能按約定時間交貨,2395.42萬元預付款的賬期超過一年。那么,該筆2395.42萬元預付款是否構成資金占用的情形?記者就此問題向超華科技發去采訪郵件,截至發稿,也未見企業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超華科技在給深交所的半年報問詢函回復中先是稱,截至今年6月底,天越工程與超華科技的往來款余額為2395.42萬元,是預付款。按照這個預付金額,天越工程理應可以進入截至2023年6月末超華科技前五名預付對象名單。不過,記者卻發現,超華科技在回函中所列的前五大預付款方并沒有“天越工程”。

      圖片來源:超華科技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截圖

      同時,超華科技稱,截至6月底,公司“其他應收款”前五名金額為3358.5萬元,占應收賬款總額比例43.5%,公司與這五名欠款單位不存在關聯關系,不構成對外財務資助或關聯方資金占用。但蹊蹺的是,公司這前五名“其他應收款”欠款單位里同樣沒有“天越工程”。而按照2395.42萬元的往來款期末余額,天越工程理應是截至報告期末(2023年6月底)公司“其他應收款”最大欠款方。

      圖片來源:超華科技2023年半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截圖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VCG211316800483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超華科技 元件 廣東省 芯片概念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国产精品久久久_日韩精品一二三区_黄色一级真人片免费看_欧美日韩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1. <th id="fkyz2"><pre id="fkyz2"></pre></th>
        <em id="fkyz2"><acronym id="fkyz2"></acronym></em>
        <li id="fkyz2"><tr id="fkyz2"></tr></li>

      2. <dd id="fkyz2"><pre id="fkyz2"></pre></dd>
        <tbody id="fkyz2"></tbody>